假如GSOMIA协定对高丽国国度安全保证能够发挥功用,与高丽国防长郑景不闻不问实行商谈

据日本共同社11日报道,日本防卫相河野太郎计划在本月中旬出席于泰国召开的东盟(ASEAN)防长扩大会议之际,与韩国防长郑景斗举行会谈,现已开始最后协调。

(原标题:日美促韩维持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韩国态度已松动)

报道称,围绕韩国决定废弃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河野将指出应该维持协定,要求韩方重新考虑。GSOMIA即将在11月下旬到期,郑景斗的回答成为焦点。届时还将召开日美韩防长会议,预计该协定也会成为议题之一。

安倍晋三和文在寅11月4日在曼谷短暂接触和对话之后,韩方废除《日韩军事情报整体保护协定》的想法有所动摇。同时,日美也多方加紧接触韩国安保高层,促韩方维持该协定。

如果日韩防长会谈得以实现,将是2018年10月以来的首次。河野8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废弃协定会)向周边国家传递错误信号,没有益处”,要求韩国改变想法。据称,美国也主张维持协定,加强了对韩游说。

韩国总统府国家安全保障室室长郑义溶11月10日表示,如果韩日关系可以回归正常化,韩方可以重新考虑延长GSOMIA协定。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此前也表示,如果GSOMIA协定对韩国国家安全保障能够发挥作用,就必须予以维持。韩国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称,不排除收回废除协定决定的可能。日媒报道称,郑义溶所说的“韩日关系正常化”,指的是日方撤销对韩重要物资出口管制措施。

对此,韩国未改变立场,依然主张若日本取消出口管制措施,就会重新研究废弃GSOMIA的决定。

不过,郑义溶在10日的发言也表示,导致韩方宣布废止GSOMIA协定的原因在日本一方。即使GSOMIA协定被废除,日美韩仍可通过2014年缔结的三方防卫当局共享军事情报安排等途径实现情报共享。

据报道,2018年12月发生了韩国海军舰船向日本自卫队飞机照射火控雷达问题,再加上日韩两国围绕原被征劳工诉讼问题的对立激化,两国防务部门间关系不正常状态持续。日本前任防卫相岩屋毅6月与郑景斗在新加坡举行了会谈,但被定位为非正式会谈。

日本政府依然保持强硬立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日本调整对韩出口管理措施与GSOMIA协定的失效,完全是两个层面的问题,日方不接受韩方的主张。日方将继续强烈要求韩方采取明智的应对行动。经产相梶山弘志在12日的记者会上也表达了相同立场。

河野访泰期间还计划与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举行双边会谈。这将是9月河野上任后两人首次直接会谈。

东盟防长扩大会议11月中旬将在泰国曼谷举行,日本防卫相河野太郎17日可能与郑景斗举行正式会谈。日媒认为,如果会谈举行,河野必然强烈要求韩方保留并延续GSOMIA协定。

韩国外长康京和22日将出席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G20外长会议。据称,日方正协调促成外相茂木敏充与康京和的会谈,茂木同样将要求韩方保留GSOMIA协定。

美国外交安保高层也加强了对韩施压的力度。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11月6日访韩时会见了康京和等人,明确要求韩国维持GSOMIA协定。美国防长埃斯珀即将访问韩国等亚洲四国,计划于15日与郑景斗会谈,预料埃斯珀将就GSOMIA问题再次施压韩方,同时也将涉及驻韩美军经费问题。

GSOMIA于2016年11月签订并生效。依据该协定,日韩防卫当局将各自持有的影像、文书和技术定义为秘密军事情报,包括处理有关朝鲜核与导弹的情报。日韩双方可直接进行情报交换,也可共享电子侦察机所获朝鲜发射弹道导弹的雷达信号、导弹发射准备情况等情报。日韩接触对方相关情报的范围有一定限定。日韩分别与美国、日本与英澳印等国也签有军事秘密情报保护协定。如果GSOMIA被废止,日韩相关军事情报必须经由美国才能交换,那么,一旦日韩共享情报存在时间差,可能出现阻滞,发生情报泄露的风险也会升高。

从日本的角度看,如能成功压促韩国放弃既有立场、转向维持GSOMIA协议,有多个层面的意义。比如,通过韩方的退让,可以坐实韩方将GSOMIA“外交工具化”的意图和事实,使日方在强征劳工诉讼案和加强对韩出口规制方面的立场正当化;可以将韩国拉回日美韩共同对朝的准战时状态,打断文在寅政权对朝接近与和解之路;通过双边协定形式,增加日本在“朝鲜半岛有事”时介入的依据和机会,而韩国为了在军事安全领域求得美国保护和日本支持,将不得不继续在一定程度上牺牲军事资源与自主权;通过强化日美韩对朝军事实务合作,可以牵制美国总统特朗普继续在对朝接触上做“出格”之事。

2020年是德国统一30周年,这个节点将可能再次激起韩朝两国精英阶层对实现南北统一的强烈渴望。但就目前情况看,这种愿望还比较遥远,日美两国的一些政治、军事势力甚至不愿意看到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实现真正和解与和平相处。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