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医疗卫生投入已不算少,全国财政医疗卫生累计支出59502亿元

中国财政部长:从国际比较看,中国政府医疗卫生投入水平较合理

当下的中国,“看病难、看病贵”仍是老百姓的一块“心病”。打开网络,会看到不少人对此抱怨;也经常有人说,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需要政府加大医疗卫生投入。这是否切实可行?中国的医疗卫生投入到底少不少?

新华社北京12月24日电受国务院委托,财政部部长刘昆24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财政医疗卫生资金分配和使用情况的报告时介绍,2013至2017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累计支出59502亿元,年均增幅11.7%,比同期全国财政支出增幅高出2个百分点。

中新社北京12月28日电
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28日在北京应询时说,从国际比较看,中国政府医疗卫生投入水平较为合理,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

中国的人均公共卫生费用已经赶上同等水平国家人均水平

据刘昆介绍,其中,2017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支出14451亿元,较2013年增加5156亿元,增长55.5%,占全国财政支出的比重达到7.1%,较2013年提高0.5个百分点。2018年全国财政预算安排医疗卫生支出15291亿元,较上年增加840亿元,增幅高于全国财政支出2.5个百分点,占全国财政支出的比重达到7.3%。

当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就国务院关于财政医疗卫生资金分配和使用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

我们先来看一下政府的投入情况。为了更全面详尽地考察,我们对全球189个国家连续十五年(2000年-2014年)的人均公共卫生费用和人均GDP进行了比较研究,结果表明,2009年之前,我国政府的公共卫生支出有过不足。

在总量快速增长的同时,各级财政按照医改部署要求,供需兼顾、突出重点,持续优化支出结构。刘昆说,对于供方,2013至2017年,财政投入由4893亿元增加到7550亿元,年均增长11.5%,占财政医疗卫生支出的52.2%。对于需方,政府连年加大对医疗保障的支持力度,在较短时间内编织了全世界最大的医疗保障网,包括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在内的基本医疗保险覆盖人群超过13亿人,参保率达到95%以上。2013至2017年,各级财政对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补助由3282亿元增加到4919亿元,
年均增长10.6%。

会上,蔡玲委员发言询问:从国际比较来看,我们国家是人口众多的大国,15000多亿,从国家比较来看,我们投入医疗卫生在国际上处在一个什么水平上?

“新医改”实施以来,国家通过“补供方”、“补需方”双重财政补助增加公共卫生支出。在政府强投入的拉动下,到2014年,中国的人均公共卫生费用,已经追赶上相同人均GDP国家的平均趋势水平。这表明,近年来我国政府在医疗卫生上的投入并不算少。

2013至2017年,中央财政对中西部地区医疗卫生转移支付资金由1961亿元增加到3095亿元,年均增长12.1%,且呈现持续增长趋势,中西部地区人均财政卫生经费不断提高。

刘昆应询表示,从国际比较上看,中国政府医疗卫生投入水平较为合理,与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

图片 1

2013至2017年,各级财政对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直接补助由1059亿元增加到1808亿元,年均增长14.3%,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总收入的44.2%。

他说,国际上通常用广义的政府卫生支出占经常性的卫生总费用的比重来衡量一国政府对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力度和重视程度。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2015年中国广义政府卫生支出占经常性卫生总费用的比重达到59.8%。“我们认为,这个投入比重与基本国情是相适应的。”

卫生总费用是衡量一个经济体医疗卫生投入水平的主要指标。政府的医疗卫生投入已不算少,那我国的卫生总费用少不少呢?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也对世界范围内成熟和新兴经济体的卫生总费用情况,进行了国际比较研究。

2013至2017年,中央财政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从408.5亿元增加到587.2亿元,累计补助2496亿元,支持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人均财政补助标准由30元提高至50元,免费向城乡居民提供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由11类增加至14类,支持开展针对艾滋病、结核病等重大传染性疾病的防控工作。

刘昆从三个角度继续对此进行阐释。首先,在新一轮医改启动的2009年,中国广义政府卫生支出占经常性的卫生总费用的比重仅为49.4%,2015年上升到59.8%,虽然这个数字还是低于英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但是高于巴西、印度等金砖国家,巴西是42.8%,印度是26.5%。“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发展趋势基本相适应。”

2014年中国的卫生总费用约3.5万亿元人民币,占GDP的比重为5.5%,这一比重虽仍低于大多数高收入国家,但已高于不少中等收入国家。

刘昆说,各级财政持续压减医疗卫生领域行政支出。随着近年来通过压减
“三公”经费、提升行政效率,卫生健康行政支出占比持续下降,使更多的财政资金用于医疗卫生机构和医疗保障体系的建设发展。

从第二个角度上看,一般来说实行社会医疗保险制度体制的国家,即广义政府卫生支出占经常性卫生总费用比重介于国家医疗保障体制和私人医疗保障体制之间。因为像国家医疗保障体制的典型是英国,占了80.4%,在私人保险体制的典型的是美国,占50.4%。“我国作为实行社会医疗保险体制的国家,当前59.8%的投入水平是基本符合一般规律的。”

美国是世界上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最高的国家,为17.1%;

第三个角度,中国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比较低,2017年仅为24.6%,远低于经合组织国家平均45%以上的水平,在政府可用财力比重较低的情况下,相应的比重也会较低。财政医疗卫生支出连连增长,增幅持续超出同期财政支出的增长水平。“这体现了我国政府对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视和努力的程度。”刘昆说。

法国和德国分别为11.5%、11.3%;

亚洲的日本和韩国分别为10.2%和7.4%。

同这些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还比较低;但是,同金砖国家或发展水平相当的中等收入国家相比,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已经高于阿根廷的4.8%、土耳其的5.4%、马来西亚的4.2%(这几个国家都是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中等收入国家),也超过了高收入国家新加坡的4.9%。

需要注意的是,一个经济体能把多少资源投入到国民健康事业上,不仅仅是国家意愿问题,更主要受到自身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

要求一个人均GDP不到9000美元的发展中国家的医疗卫生体系,向人均GDP已达3万-4万美元的发达国家看齐,是不现实的。

所以,看一个国家医疗卫生投入是多还是少,不能只单独看数字,还要考虑到其自身的经济发展水平。国际比较表明,虽然当前我国的医疗卫生投入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但与现阶段的经济发展水平是相适应的。

完善医疗服务体系,优化卫生筹资结构

事实上,造成“看病难、看病贵”的原因十分复杂,比如没有完善的分级诊疗体系、医疗服务行为不够规范等等,一味加大医疗卫生投入,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况且,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医疗卫生的投入也要与经济新常态相适应。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国的医疗卫生投入不存在问题,只是这一问题并非投入不够,而体现为筹资结构不合理。

根据国际分类,卫生筹资主要由公共卫生支出、私人卫生支出组成,其中公共卫生支出包括政府财政预算、社会医疗保险支出;私人卫生支出包括私立医疗保险支出、个人现金卫生支出、社会捐赠等其他非政府机构支出。

我国卫生筹资结构的不合理之处,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公共卫生支出中,政府财政预算、社会医疗保险的结构不合理。

在计划经济时代,我国实行“公费医疗”,卫生筹资基本上要全部依靠政府财政预算;改革开放后,我国大力推进社会医保制度的建设,尤其是“新医改”以来,建成了全球最大的、覆盖14亿人口的医疗保障网,成就举世瞩目。

不过,我国的社会医疗保险制度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在这一阶段政府财政预算还有着较强的“惯性作用”——2014年,我国政府财政预算在公共卫生支出中的占比约为1/3,这一比重还较高;而社会医疗保险在拓宽筹资渠道、提高筹资能力和水平、增强统筹层次、完善统筹机制等方面还需要继续努力。

第二,私人卫生支出中,个人现金卫生支出占比高,商业医疗保险发挥的作用小。

2014年,中国的个人现金卫生支出占私人卫生支出比重为72.4%,商业医疗保险占比为10.2%,商业医保在我国居民中的普及程度还不够。

世界各国的医疗卫生体系各有特点,比较着名的,如以英国、加拿大为代表的国家卫生服务模式;以德国、法国、日本为代表的社会医疗保险模式;以美国为代表的商业医疗保险模式;以新加坡为代表的储蓄医疗保险模式。

而无论哪种模式的国家,除了强制性的基础性医疗保险外,商业性医疗保险的渗透率都有相当的比例,即便是像加拿大这种由政府提供免费医疗的国家,其商业医疗保险的市场渗透率也达到了67%,在整个卫生筹资来源中占比高达13%。

与此相比,我国的商业医保占整个卫生筹资来源的比例不到5%,差距仍然很大。根据咨询机构的一项调研显示,2016年我国商业健康保险的市场渗透率仅为9.1%,表明商业医保市场远没有得到有效开发。

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发展中大国,正在从中等收入水平向高收入水平迈进;在此过程中,卫生筹资结构不合理的问题更加突出,对整个医疗服务体系所带来的影响更大。

因此,卫生筹资结构优化,不仅将使医疗投入资金更好地发挥效用,更是整个医疗卫生体系改革的抓手——通过优化卫生筹资结构,将促进医疗服务体系的变革,从而更好地满足社会多元化、多层次、动态化的医疗健康需求。

而优化卫生筹资结构,尤其要注重大力发展商业医疗保险。研究报告《双轨拉锯:开启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未来》中已经指出,商业医保是竞争轨发展的突破口和催化剂;促进商业医保与社会医保的融合发展,成为加速双轨拉锯进程的一大关键。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