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队长陈民华公司队容锻练,特战金牌

图片 1

图片 2

品味一位支队长的“练兵之道”

武警新疆总队某特战支队特战队员在滚滚沙尘中进行极限体能训练。 肖昆南铁 摄

上图:武警湖南总队机动支队五中队组织官兵进行极限体能竞赛。

战斗可能就在下一秒打响,你准备好了吗

下图:支队长陈民华组织部队训练。

去年,开训第一天,武警新疆总队某特战支队支队长王刚从单杠翻下,稳稳落地的那一刻,围观的官兵中并没有立刻响起掌声……

张宇驰摄

一名年轻战士坦言,当时有些被“惊呆”:已经46岁的王刚,能够干净利落地完成单杠三至五练习,实属不易。

初冬的湘北,冷风习习。

更让官兵们感到震撼的是:支队长并不需要证明自己——他是闻名武警部队的“特战王牌”、“八一勋章”获得者,入伍25年来荣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12次……

武警湖南总队机动支队训练场,特战二中队指导员朱江站在中队排头,准备参加3000米测试。

那么,王刚想要干什么?

“朱江,我跟你比一比。”没等朱江反应过来,身着体能训练服的陈民华已加入了队伍。

在以前,开训第一天,单位主官往往是提提要求、做做动员。可这次,46岁的支队长用自己的行动给这群年轻的官兵传递了一个信号:“从今天起,我合格的课目,你们必须合格。”

陈民华是该支队的支队长。对于他的出现,官兵早已习以为常。他几乎每天都在营院走3万多步,演练场、攀登楼处处都有他的身影。他还时常找官兵比一比,随时检验基层训练进度和质量。

“有敢上刀山的排头,就有敢下火海的排尾。”率先垂范犹如一道无声的命令,比有声的命令更让战士信服。开训的生动一课,让年轻的官兵们对和平积弊有了更多反思——

“指导员12分15秒”“支队长12分30秒”。输给自己带的兵,46岁的陈民华却备感自豪。此时,33岁的朱江感慨地说:“我能保持现在的成绩,多亏支队长当年教我的训练法。”

多少次,训练时满足于凑齐人数,熬够时间;

朱江一番话,把两人的思绪拉回了从前。

多少次,走过场、跑程序,精力放在“人不掉皮、车不掉漆”上;

“会训”还得“会吃”,一味猛练、蛮训只会适得其反

多少次,打实弹也是为了应付考核、完成弹药消耗,不放心的弹不打,不放心的人不上……

当年,刚当上中队长的陈民华踌躇满志。除了带头练,他还经常给官兵们“加餐”。早中晚一个5公里,就寝前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蹲起,周末抽出一天加练体能……然而,半个月下来,官兵个个累得东倒西歪,成绩没见提高,伤病员却增加不少,就连陈民华也在一次应急棍示范动作中,意外栽倒在地。

“其实,兵随将转,作为指挥员、带兵人,我们最应该反思自己身上的‘和平积弊’。”主题教育的一次讨论中,王刚清醒地说,和平积弊是一支军队最大的腐蚀剂。沉溺在和平积弊中的指挥员则是一支部队最大的“反拉力”。

陈民华被送到医院检查:肩关节、腰椎已严重劳损……他备受刺激:下了苦功夫练兵,为啥训练效益没提升,还带来不少伤病?

指挥员的性格、作风、能力等,往往是部队的一面旗帜。指挥员钻训研战,部队就会大兴实战化之风;指挥员身上没有“和平做派”,部队就不会有“和平套路”。正所谓:“将不常戒,则三军失其备;将不强力,则三军失其职。”

一个周末,电视转播的田径赛让卧床的陈民华灵光一闪:为什么运动员越练越强,我的兵却越练越差呢?

一位老兵曾感慨道:“战争年代跟着能打仗的将军,那是福气。打胜仗、少流血,还能学到许多本事。”可以肯定,如果今天上战场,官兵可以选择的话,都会追随能打胜仗的战将,谁也不愿意跟着那些身患“和平病”的指挥员。

出院后,陈民华跑到湖南省体育学院求学问道。这一问,他不禁汗颜:“原来体能训练有这么多讲究,自己眼界太窄了。”

“战斗可能就在下一秒打响,你准备好了吗?”王刚说,“这一问,先不要问官兵,先问领导;先不要问基层,先问机关。”如今的军事训练,每周第一枪先从首长机关开打,军事训练考核先从首长机关开始,战备训练先看首长机关,在这个支队已经成为习惯。

此后一段日子,陈民华几乎每天跑到体育学院当学生,生理学、营养学、运动学等课程,他统统都不放过。

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著名将领什捷缅科大将曾说过一句名言:“战争到来,首先要淘汰一批和平时期的将军。”而对此,支队党委“一班人”想得更深:淘汰要在战争来临之前,没有打仗的本事,就不要占着打仗的位子。

“‘巧’不是偷懒,而是遵循人体生理机能规律。”陈民华咀嚼消化着这些经验和知识,尝试把训法从“苦练”向“巧练”转变。

5月初,一场红蓝对抗“战斗”中,率队出征的某机动大队大队长冉鹏程,让对手吃了不少苦头,更让对手竖起了大拇指。

方法行不行,实践来检验。朱江,就是陈民华选定的“试验标本”。那时,朱江正为自己训练成绩遇到瓶颈烦恼不已。

可谁能想到,这个让对手佩服、获上级肯定的优秀军事主官,曾是一名政治工作干部“标兵”,甚至曾两次递交转业报告……

“穿件体能训练服就成。”训练开始的第一天,一身装具的朱江被陈民华的一番话惊到了。不顾朱江瞪大的双眼,陈民华指了指脚边的杠铃说道:“这周,你的任务就是扛这家伙。”

支队领导告诉记者,尽管资历、年龄不占优势,但英雄不问出处,支队党委选择冉鹏程就是因为他真心练兵备战、研训研战。

“把部队拉到操场一通猛跑、死练,不一定能提高成绩,还没准能把官兵练伤。因为跑步是综合课目,对身体有多方面的要求。”从朱江的训练成绩走势图中陈民华得出结论:肺活量、协调性、柔韧性较好,腿部力量偏弱。“杠铃深蹲是增强腿部力量的训练课目,效果比单纯跑步更好。”

“赏一人而三军乐,罚一人而三军震。”支队领导说,去年支队88.3%的立功受奖指标,直接用于训练奖励。

让朱江吃惊的不止这一件事情。第二周,训练课程设置的是长跑,朱江却被告知:“快跑800米,慢走400米。”此外,跑步时间也被固定在下午4点到6点。陈民华还“警告”朱江:“训练按照计划走,严禁私自‘加餐’。”

有为就有位。如今,抓训练谋打仗已成为这个支队每一名官兵的自觉行动。

“快跑是训练,慢走也是一种训练。”陈民华解释,长时间高强度跑步分泌的乳酸会造成肌肉酸痛、降低训练质效,强行坚持只会增加训练伤。中途穿插慢走,除了能够调节身体负荷、减少乳酸的分泌量,还能够在“快-慢-快”的变换模式中提高乳酸阈,“乳酸阈越高,跑起来越轻松,成绩提高越快”;时间选定在下午4点到6点,则是因为这段时间,人体各项指标处于最佳状态,训练效果事半功倍。

战斗打响的那一刻,你具备一招制敌的能力吗

与此同时,朱江的食谱也有了变化。通常情况下,早餐是燕麦牛奶加鸡蛋、午餐为水煮牛肉加拳头大的米饭、晚餐则以水果和清淡的蔬菜为主。用朱江的话说:“看着挺丰盛,吃得却没味儿。”

0.65秒,也就是人眨一次眼的时间。

“口感好的伙食,不一定有营养。战斗力不单靠练,还得靠吃。”陈民华发现,现在部队伙食有了明显改善,但依据运动量强弱在及时调节上还不够。在给朱江调配食谱时,他力求做到“根据训练课目不同、身体消耗不同,调配既满足身体消耗又不至于堆积脂肪的食谱”。

0.65秒,也是某中队小队长朱伟从出枪到完成瞄准、射击的用时。

一个多月后,朱江的成绩有了显著提升。几次考核,有时提升5秒,有时提升10秒。总队训练标兵比武时,朱江名列总队士兵组第二名。

在军人的哲学和眼光里,这0.65秒,在战场上意味着先机,甚至意味着胜与败、生与死。

朱江秉承“巧”的练兵思维,越练越有劲,他深信,“练兵是门大学问,一味地猛练、蛮训只会适得其反。”

“0.65秒是如何练出来的?”记者问朱伟。

前不久,该支队党委正研究“补餐”制。“人就像汽车,跑得远就得多加油。”陈民华说,官兵新陈代谢较快,在训练强度大的上午10点和下午4点左右,常常感到饥饿。若准备一些小糕点,及时补充官兵所需能量,训练效果会更好。

“两年来每天1000次快速出枪练习,是我雷打不动的必修课。”

良好的心理素质也是战斗力的组成部分

“这么苦练是为了什么?”

夜已深,机动二大队机动五中队上等兵孔振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有件“怪事”一直缠绕着他。

“我可不想战场上敌人开枪比我快。”朱伟摸摸后脑勺说,我们支队长最常说的话就是:在战斗中,哪怕慢了0.1秒也要付出血的代价。

“平日训练成绩突出,一到比武就‘拉稀’。”即将参加总队比武的他心理压力很大。由于成绩不稳定,带队领导建议换人。

“战争打响,谁会端着玩具枪上战场?这样的事恐怕不会有。因为战场是真刀真枪的生死较量,玩假的会立时丧命。”支队领导坦言,“但如果仗一时打不起来,会不会有人玩花的、弄虚的,这就很难说了。剖析一下这种现象,对清除和平积弊会有启发。”

陈民华不同意:“人不用换,‘病’我来治。”随后,陈民华了解了孔振宇的情况,决定为他开一剂特殊的“方子”。

这个支队的官兵在一次战法研究中发现:外军在近几场战争中总结得出,战术技能对于战场生存的贡献率不到30%,更重要的是具备敏锐的作战意识。

一天,5公里武装越野测试前,陈民华把孔振宇叫到一边说:“一会的测试,你觉得自己能行吗?”

“战斗打响的那一刻,你具备一招制敌的能力吗?真正的战斗是体能、技能、心理素质的综合较量,训练场上的好成绩不代表战场上能打胜仗。”支队长王刚道出自己的思考。

这一问的分量,孔振宇清楚:靠豁出命的日夜苦练才争取到的参赛机会,很可能因为成绩不稳定,被调离队伍而失去。

如何划好训练场和战场之间的那个等号?体能强化日、魔鬼训练周、野战生存月,越野训练设在沙漠、侦察训练设在闹市、攀登训练设在悬崖……一次次打破训练常规,一次次突破训练极限,让一茬茬特战队员锻出了钢铁意志、打造了钢筋铁骨。

孔振宇不甘心:“支队长,我知道自己成绩不理想,也生怕给单位拖后腿,但是我只要拼命练,肯定能行!您千万别把我从比武班调出去……”孔振宇恳求陈民华。从入伍开始,孔振宇最大的愿望就是参加比武拿名次,为部队争荣誉。

不可否认,时至今日,和平积弊的魅影,仍然在练兵场上若隐若现,必须引起足够的警惕!军委首长反复强调,要从实战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千万不能让战备训练成为花架子,不能让演习演练流于形式,不能让“能打仗、打胜仗”成为一句空话。正如抗倭名将戚继光所痛斥的:“所习所学通是一个虚套,就操一千年便有何用?”

陈民华喜欢这个追求上进的兵,看着一脸渴求的孔振宇,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酒盅大小、没有任何标签的塑料瓶,拧开瓶盖,一脸神秘地递给孔振宇,“不想离队,就把我‘秘制营养品’喝了。”

盘点近几年的实战化训练,从支队机关到基层官兵,感触最深、做得最多的就是拿“和平积弊”开刀:以前强调手榴弹投掷要投得远、投得准,却往往忽视手榴弹的作战运用;训练时片面追求米数、环数和弹药消耗量,训练实效却不太深究……

见他迟疑,陈民华提高嗓门:“喝下去,不许告诉别人!”

训战一体化,要靠考核来“桥接”。一名老兵意味深长地说:如果战争是大考,平时考核就是模拟考试。备考脱离实战,那是“车跑偏了”,必须调整方向;组织考核倘若脱离实战,好比“路修偏了”,祸害更甚。

“啥味道?”“有些甜——还有点酸。”昂头饮尽的孔振宇有点不明就里。

采访中,该支队的群众性练兵比武考核让记者印象深刻:

“就这味儿。去吧,保你过关!”

比武开始前1分钟,所有人都不知道:今天要考哪些人,考什么,怎么考?

测试结束,孔振宇成绩果真达标,还提升不少。

那么,谁知道?电脑——随着鼠标轻点,系统随机抽点支队全体官兵,随机确定考核课目。

事情仿佛就这么过去了,孔振宇揣着“营养品”的秘密发奋努力,几次测试均名列前茅。带队领导向陈民华汇报情况时说道:“孔振宇成绩很稳定,不仅越练越起劲,还越练越自信,各项课目都有提高!”

“考核是根‘指挥棒’,机关考得真,基层训得实。”支队作训科科长张贵新说。以前,考核时常出现标准不高、考得不严、打人情分、暗箱操作搞平衡……结果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战斗力不好”。

等孔振宇在赛场上夺取佳绩后,陈民华才给他揭开“秘制营养品”的秘密:就是一杯加了糖和醋的白开水。

现在,该支队构建起一整套精细化的考核评价体系,长短优劣一“考”了然,“少数尖子过招的擂台赛”变为“人人参与的团体赛”。

其实这不是陈民华第一次“骗人”。射击考核前的训练,选手脱靶,他却让报靶员报满环,目的是增强选手的信心,而后再校正动作要领。性子急的,他故意找茬“磨一磨”,性子慢的,他会火上浇油“激一激”。

无独有偶,一位在这个支队刚刚参加完民主生活会的总队首长,走进训练场。现场随机抽考48名官兵体能,全部优秀。抽考4个小队射击,全部良好以上。

果不其然,这“一磨一激”十分奏效。陈民华说:“良好的心理素质也是战斗力的组成部分,培育好了同样可以转化为‘尖兵利器’。”

临走前,首长意味深长地对王刚说:“看到这些,我心里才踏实了,知道你们的心思放在哪里了。”

以往,陈民华通过研究心理学和更有针对性的“军事心理学”,找到了这种现象的“病根”:很多战士荣誉感、自尊心强,自我要求高,总担心训练成绩下降、担心比赛发挥不好。强大的心理压力,自然影响训练与发挥。

面对训练的高风险,你做好流血牺牲的准备了吗

良好的心理素质对于一名军人有多重要不言而喻,而心理素质训练,陈民华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地而异。

眼瞅着特战九中队下士陈昊东,在高墙钢丝滑行中失手摔下,中队长周振心里一揪。

经验和实力都是在严抠细训中摸索出来的

痛!自己的战友小臂骨折三截。苦!正是练兵好时节,出了这样的变故如何向支队首长解释?中队的训练要不要暂缓?

当了20多年的军事干部,陈民华有时候觉得自己更像个“书生”。读书、记笔记、写心得……自从提干后,这些习惯他一直保持到现在。

拿着送医转诊单,走进支队长办公室找王刚签字,周振恨不能头顶一个钢盔。

特别是那满满4箱的心得体会笔记本,除了见证陈民华的一路成长,还让他悟出一个道理:“经验和实力都是在严抠细训中摸索出来的。”

“只要你们按大纲要求训,照规范要领练,有时发生训练伤是正常的。不要怕,只要任务需要,该怎么训就怎么训。”王刚一席话卸下了周振“头顶的包袱”。

前不久,某特战大队官兵遭遇了尴尬的一幕——距离总队比武不到5天,考核组临时增设某榴弹发射器操作课目。大队官兵操作新装备进行点射训练,可总有1发弹脱靶。

毋庸讳言,安全问题至今仍像一道“紧箍咒”,让一些单位在训练上缩手缩脚、畏首畏尾。周振坦言:搁以前,这事就“大”了,安全工作出问题,影响的是中队整体考评排名。

“射手明明按照教材要求瞄准了中心点,为什么第二发弹还会脱靶?”特战大队大队长吴伟眉头拧成一团。虽说是新装备,可10多名经验丰富的射手轮番上阵,动作要领没有错,手指用力也很均匀,按常理说,不该打出这种成绩。

诸如此类的做法,无非是为了防事故、保安全。然而,越消极保安全,往往越不安全。正如邓小平同志一针见血指出的:“不苦练不仅不能提高本领,还会出事故。”被动地“保”,换来的充其量是表面的、暂时的“不出事”。一遇陌生环境、意外情况,事故概率只会上升不会下降;真等上了战场,训练的“欠账”更是要用鲜血和生命来偿还。

正当吴伟焦头烂额时,陈民华来射击场检查训练进度。一番询问后,陈民华默不作声,眼睛却紧盯着趴在地上的射手。

“面对训练的高风险,你做好流血牺牲的准备了吗?这个‘准备’要靠党委的担当来支撑。”王刚袒露心声,党委领导解决好训练与安全、政绩与事故的关系,不以事故定乾坤、不搞一丑遮百俊,基层官兵才能真正撸起袖子抓主责、甩开膀子谋主业。

“别急,让我试试。”看了几轮射击后,陈民华若有所悟,一个箭步伏身在武器前,手指飞快调试瞄准镜参数。“嘭、嘭”,2发炮弹命中靶位。

如今,这个支队党委对待训练安全问题态度明确:一分为二地看待,不违背规律盲目蛮干,也不以安全为由终止或取消险难课目训练。

“别照本宣科地训练,要把握和理解教材。”没等众人回过神儿,陈民华起身拍了拍土,解释起此前脱靶的原因。原来,他观察到榴弹发射器的三脚架比较松,在炮弹连续出膛瞬间,后坐力使炮口向上跳幅过大,导致“射击瞬间的瞄准点远高于瞄准镜中选定的瞄准点”。

说来也巧,今天的周振“成了”昨天的陈昊东——

“上靶的方法很简单,将瞄准点向下稍调即可。”陈民华说完又补充道,“把发现的问题记下来,积累越多,经验越丰富。”

为了进一步提高“抓绳攀登”的成绩,周振在全中队官兵面前率先示范,为了让大家看得更细致,他一个大幅屈腿收腹,双臂用力引体向上,不料却因发力过猛导致右大臂脱臼。

多年前,陈民华在训练心得中就记录过类似的情况。他说,带兵人不能光盯着教材搞训练,要学透吃透理论,更要与实际结合。

不能带着队员一起练,周振只能打着石膏奔走在训练场上。战士们默默看在心里,训练中却用上了十分的劲儿。

这种思路,对某特战大队中队长郭波影响颇深。那年,陈民华刚当特勤中队中队长,郭波还是一名班长。

在第一季度按纲建队考核中,特战九中队军事训练成绩突出,综合评定排名前三,中队门侧的流动红旗格外耀眼。(记者
柳刚 李蕾 记者 王国银 邵大涛)

“为啥射击训练要带笔记本、秒表和笔?”一天,中队组织射击训练,在去靶场的路上,郭波一直没想通,“中队长让带的这些东西,除了把衣服塞得鼓鼓囊囊,还能有啥用?”

然而,训练开始不久,他的想法就改变了。

射击前,陈民华要求射手记录天气情况、训练时间和心理状态。射击完毕后,射手要用秒表测出1分钟内的心跳次数并记录弹着点分布情况。

此外,射手就位后,还要随机完成一组训练才能打靶。他们有时要做俯卧撑,有时则需要来一组150米折返跑……

“特勤中队官兵射击基础较好,可千篇一律的训法,容易教条化。增设打靶前随机训练,要求射手记录在不同时段、天气、情绪、心率下的弹着点分布,在尽可能逼近实战环境,使射手了解、纠正各种状态下的射击偏差,从而做到训一次有一次的提高。”

不到2周,中队官兵射击成绩突飞猛进,郭波的思维也在这种训练中被激活。在400米障碍课目中,他除了教技能,还细化到通过每段障碍的时间和步数,并且在增强战士弹跳力、耐力方面也下了功夫……在当年的比武中,郭波取得了总队全能比武400米障碍单项课目第一名,班里的田丹辉、袁勇志、王军3名战士也被评为支队训练标兵。

如今,在这个支队,官兵大都养成随时记录的习惯。

把训练当打仗就不会有“套路”

今年国庆节前,机动三大队担负长沙南站执勤安保任务。一天,机动八中队中士姜超在客户服务中心附近巡逻,一名擦肩而过的男子引起了他的警觉,“个头不高、眼神乱飘、嘴里一直在嘀咕”。突然,那名男子从包里掏出电烙铁,刺向咽喉。千钧一发之际,姜超闪身折腕,夺下利器,一旁的哨兵顺势将男子按倒在地。

反应迅速,在于平时养成。

“第一组,成前三角队形向前方50米处,散开!”这是姜超组织的一次班战斗动作训练。班内成员动作流畅、配合默契。

“班长同志,刚过去的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眼看课目要结束,刚巧路过训练场的陈民华示意队伍停下,突然问了个问题。

“以往,领导点评课目,一般都从精神面貌、指挥口令、动作标准等方面切入,但这次的问题让人措手不及。”

姜超一下子懵了,脸憋得通红,答不上来。

他心里有话,但没敢说出口:“这个问题,与训练课目有关系吗?”

“若那个人是‘嫌疑分子’,你还能再次认出来吗?”陈民华的追问十分尖锐,直指该课目的意义。姜超瞬间意识到,“从没把训练当做打仗,仅为了完成课目练课目。”

训练教材规定,班战斗的目的是“夺取战斗胜利”,也明确了战场环境复杂,对抗激烈,指挥员要认真了解战斗特点,掌握战斗主动权。

如何掌握战斗主动权?

“随时随地养成强烈的‘敌情意识’‘实战意识’必不可少。只有把训练中的细节做扎实了,才有可能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陈民华说。

从那以后,姜超处处留心:战术训练中,他不仅高标准完成动作,还会环视周围可以隐蔽的地点;耐力跑训练时,除了身先士卒,他还有意识记忆拐了几个弯、过了几栋楼……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机关干部身上。

“文参谋,支队楼前广场由多少块方砖砌成?”去年,作训参谋文光在陈民华办公室呈签文件时,突如其来的一个问题让他语塞。

“一把95式自动步枪有多重?”见文光不说话,陈民华换了个问题。

“一把装满子弹的弹匣有多重?”这一问,更让文光摸不着头脑了。

办公室内安静了许久,陈民华告诉了文光答案。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战场瞬息万变,熟悉的地形地物随时可能被毁坏。若精准知道方砖的块数,那么就能依据每块砖头的面积推算出广场面积,从而判断出该地域能够集结多少兵力;在战场上,官兵摸到什么就得用什么,不但要清楚各种武器的重量,还要能掂起武器就大概知道有多少发子弹,这样才能做出正确的攻守决策。”

把训练当打仗就不会有“套路”,训练要素越全,胜战指数越高。

陈民华曾看到这样一则新闻:我军一批优秀学员到外军院校参加比赛,一路过关斩将,名列前茅。当成功完成野外生存考核后,学员却被外军考官出的3道题目考倒了:“某路段标语牌中的人物是谁?”“爬过的倒数第三座山的坡度是多少?”“路过的一条河流有多宽?”

“外军训练如此精细,我们应该怎么办?”陈民华爱学习、爱琢磨,并把这些感悟,充实到平时的训练中。

版式设计:梁 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